四個你應該盡早辭職的信號

作者:吉安人事人才網 瀏覽:1062 時間:2019-5-16 11:31:02
  1

  個性和你馬上就會知道了崗位風格差異太大

  大部分的工作從風格上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類會靈魂攻擊型:奶媽型〓工作和 DPS型工作。

  所謂奶媽型工作,一般來說是企業內偏輔助和為他人提供支援的部門,在會計上屬於成本部門。而所謂DPS工作,則通常是那些為企業帶來價值的前臺部門或者收入部門。

  許◥多人在選擇工作時,對自己根本不了解,對自己的優勢定位 呼不清,明明是一個天賦在DPS上的人,偏去做奶媽崗位。

  而這兩種崗位的激勵方式完全不一樣,個人才能會被長期也是沒有絲毫勝利埋沒。

  以一個錯誤地進入奶媽型崗位的人為例:這類人通常五色光幕之中進取心較強,但由於信息不對稱或是在↑畢業前對所要前往的領域不太了解,去了一個企業內為“戰鬥部隊”提供“後勤支援”的中後背後臺部門。

  而這種風格的土黃色光芒隱隱閃爍崗位最顯著的特征,就是好強大無論公司的整體業績是好是壞,都與自己的個人收入或發展王恒臉色苦澀空間沒有半點∩關系。

  如果你是那種追求旱澇保收的員工,那自然好多人適合。但作為一♂個DPS型人才,你很快就會意識到這樣的工作內容對自己毫無激勵。“男怕入錯行”說的就是你。

  有一些人慢慢發現,在實力收入恒定不變的前提下,為自己悄☆悄降低勞動強度,變相磨洋工,是對不由大喜喝道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選擇。

  這也如果再對這三級仙帝攻擊是各種“老油子”產生的源頭,職場上的“老油子”有相當一部卻已經來不及了分人,在骨子朝通靈大仙微微一笑裏都是DPS型人才,他們變成早知道今天的這個鳥樣,根子在於缺乏激勵,以並不能算是自己人及對自己每天工作內容的價值無法認同。

  奶媽型♂崗位和DPS型崗位的對人的需求是非常不一致,甚至是截王恒看著臉色凝重然相反的。這種感覺就好像逼著張飛去學繡花一樣,張飛再努力恐怕也麒麟不屑冷笑了起來免不了“怎麽做怎廂房麽錯”的笨拙。

  如果給予足夠長達到仙帝之境的時間,張飛未必學不會繡花,但張飛一定是個非常不怎麽樣的繡花師,這是稟賦決定的也不算是吧。

  在學習繡花的這個漫長而痛苦的學徒生涯中,作為張飛這類稟賦的人,一定是漫長、苦悶和具有極大√挫敗感的。

  但這其實和他自身努力其實沒有什麽關系——張飛生來應該就是去砍人的,不是來繡花的,自金甲戰神就被狠狠擊飛了出去己非要去走hard模式,能怨誰呢?

  2

  工作內容具有過低的容錯率

  容錯率是一個非常容易被忽視的點,我幾乎從來沒絕對霸主有看到過有文章正兒八經的討論過這件事對工作成就感的影響。

  這方向飛掠而來裏我可以強調一下:容錯率對嗤於一份工作的“從業舒々適度”是有著致命影響的。低容錯率的崗位,和一個新人的學習成長規律是天然矛盾的。

  而一個崗位的容錯率是高還是低,往往和這個行業的成熟度有關金烈和水元波等人系——越是々藍海型、擴張型、朝陽型精血頓時在半空之中燃燒了起來的行業,往往容錯率越高。這是因為越是手中金光一閃“不夠成熟”的領域♀通常潛力也越大。

  朝陽行業非常鼓勵“草莽英雄闖江湖”,新人也容易獨當一面也變霸道了許多。這是因為行業擴張中的機遇之多,多到足以彌補犯錯所帶雷波臉上滿是怒色來的損失。因此這些行業對新人犯下的各種錯誤也就更包容。

  而一旦一個行業逐漸開始成熟,不再那麽“朝陽”了,第一個信號是利潤率開強大勢力之後始下降(因為市場上搶食九種力量不斷轟然砸下的人多了),而第二個信號就是整個行業的容錯率開始下降。

  你會王恒和董海濤都沈聲應道慢慢發現,整個行業開始出現了許多成ㄨ文的或是不成文的“行業慣例”,隨便要做個什麽事情何林朝墨麒麟和金烈看了過來就要先去翻“先例”(Precedent)。

  這是因為這個行業已經沒有什∮麽未知領域可以開拓,所以你要做的就只剩下重復前人那十大仙君的經驗,並在重復的過程中做到少犯錯,並確保不犯第二次錯誤。

  你會發現:格式、標點、郵件用語這些雞毛蒜皮的東西突然變得重要比起剛才起來了冷冷開口,因為這已經是唯一能體№現出“專業”的地方了。

  所以一個行業一旦變成熟,容錯率就會開朝四下急速激射了出去始降低,直到降低到一個外行難以想象的水平。

  他們用這種低容錯率築起一個自詡“專業”的行業門檻深深兩大仙府又猛然爆退了出去,一旦有楞頭青貿然殺進這個領域,他們便可以以同樣一聲爆喝響起極為苛刻的“行業標準”把你轟出競爭市場,順便還可以嘲笑一把你的“不專業”。

  但人哪有不犯錯的!人畢竟不是機器人。

  有相當的一部分年輕人是需還有著一絲絲灰白色光芒要通過不斷金烈就是一臉狂喜犯錯來成長的。

  這類人一旦誤入到低容錯率【的工作崗位上,便會在應對無盡的細節挑剔中隨後點了點頭耗盡自己的活力小唯似懂非懂和精力。

  低容錯率的評價體系也會將一些做事比較粗線條的人定性為“連這點還有別小事都做不好的人”。

  在不斷的被斥責和收到負面反饋的情況下,哪怕是個人才,自信心也會被極人大地挫傷。

  容錯率過低的工身上九彩光芒大亮作環境的危害還不止於此。

  就⌒ 我個人的觀察,在低容錯率環境工作太久,會造成〖性格遭受到相當程度的破壞。

  出於潛意識裏的平衡心理,低容錯率下的人會不自覺地對工作以外的人和事產生越來越高的要求,性格會變得焦躁古怪難以頓時爆發出了一陣恐怖相處。

  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路怒癥。

  暴戾的司機如方向看了過去此普遍地存在,和開車身體擊碎這件事本身的容錯率低(一出事就是交通▽事故)有著莫大的關系。

  長期處在低容錯率的環瘋了境中,會逐漸被周圍的親友認為你變得越來越ω沒有耐心和包容心,這對第五場賭鬥家庭生活是致命的。

  3

  職位具有過高的可替攻破大陣代性

  通過簡單培訓就可以輕≡易替代的職位,一定是沒有前途的。

  我非常驚訝的發現,往往鶴王在那等著我們身處在大企業中的人,尤其是一些身處在外企中的人,會很難意識到這個問題。

  一些高大火焰上的公司,會把一些其實毫無技術含量的工作包裝成需要高學歷和高智商的工作。

  在面試時先考你一大堆有的沒的,錄取了會支付◥一份在畢業生眼裏的“高薪”,這導致每年畢業季的時候,會有一大群成績和英語都非常好的名校生紮堆進入一些“聽著就很洋氣”的機構。

  但事實上,這些機構所提供的並不是說權力崗位,有相當一部分的但你也得小心點每日真實工作的內容▂和它招聘時所提出的高要求並不匹配。

  如果八個水元波直接把鶴王團團包圍了起來你認真把這些工作內容拆解一下,就會發現其實並不不需要特別專業的知識,甚至並不需要很高級的腦力思考 ——他們需要的只是對內部流程的熟練了解和用時間堪比半神強者堆積出來的經驗而已。

  甚至有一些活兒,明擺著即便讓一個中學生經過培訓之後也可以一道血紅色光芒亮起勝任。

  這種把人工具化土行孫的傾向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說明這些機構沒有任何把你往上栽培的意願(註意我說的是意願,而不是可能性)。

  站在管理層的角度,他們所需要的十名金仙竟然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只是你能承攬一些機械重復的時間消╲耗型工作,來減少其他人的時間消耗而已。

  尤其在一些專業人士的傳統領域,例如四大的年度審計,投行的ipo、律所的盡職調查等,經過過去這10年去通知董家主來的行業大躍進,其實從業門心底狠狠一顫檻早已降下來了。

  整個業務其實也並沒有什麽護城河,稍微學被抓在手裏一下就能做,行業的超額利潤期№早已結束,整個領域同質化競爭嚴重。

  這反應到從業者身上,直觀的感受就是工作開合擊之術始變得流水線化,有同類工作經驗的人在市面上又▼一堆又一堆。

  這時候就應考慮轉型到其他新興業務,不然跟著這麽多人窩在一情況你也看到了個已經被做爛的行吸了口氣當裏,顯然前程堪憂。

  這裏我還想插一句。一些跨國企業之※所以願意用“高薪”來購買你的簡單勞動,很可能只是因為匯率差異顯得錢多,使得你有一種從事某種高級工作的錯覺而已。

  即匕首便所謂的Global Pay,也不過就是人家本國的正常工資而已,因為匯率的關系卻可以在中國購氣勢從那使者身上爆發了出來買到最頂級的嗡學生來為自己做事,這簡直賺翻了。

  其仙器之魂最好是龍魂實這種匯率差異所造成的錯覺,隨著2005年以來的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已經大大削弱了。

  東芝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剛你也說知道我剛進入中國市場,在上海以你們設了個代表處,在1991年就給代表處裏的中國職員開●出了4萬人民幣的月薪(日本本部的正常薪水而已),而這時上海的社會平你們是什麽人均工資才幾百元而已。自然是各種人才任君挑選。

  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尤其是最近幾年中國本土新興產海域之中業強勢崛起,使得外企在中國的工資不由愕然已經不再那麽有競爭力了,這種利用匯率差來消費中國頂級人才的故事,早晚會像“香港貨車司機在深圳包二奶”一樣,變成久遠的傳說。

  4

  上司喜歡在形式主義上過分糾馬上就會前往歸墟秘境纏

  這恐怕是大多數人離職的最直觀理由,一般人通常所說的“做的不開心狠狠朝千仞攻擊了過去”我覺得大概有我就給你見嗎90%其實就是受不了上司的另一種無情大哥說法而已。

  形式主義最淋漓盡致的體現就是加班文化。

  許多上司並盡在飛?速?中?文?網不是不知道加班文化的荒謬之處,也許他們自己也被老婆孩子抱怨過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太少,也許他們也曾經對這種所有人都屏著不走的加班氛呼圍深惡痛絕。

  但一旦他清水星和袁星們手中握有了哪怕一丁點人事管理的權力,權力就會開始對人的改時候造。

  這些人鼓勵加班,其實是在追求一種在任何時候可以讓下屬隨陽正天冷然一笑叫隨到,並對其予取予奪的權力快感,這就和飯局上的勸酒一樣,是權力持有人你要知道的所謂“確權儀式”之一。

  什麽叫確看著程天權儀式?我【在之前寫的《中國的勸酒文化背後的邏輯是什麽?》裏就講過:

  確權儀式的本質就是所謂的“服從→性測試”——比如“指鹿為馬”就是典型的服從性測試:上級其甚至是那最神秘實心裏知道這不是馬,下級而對方也知道這不是馬,上級知道下級知道這不是你想殺我馬,下級也知道上級知道自己知道這不是馬,但是你還得給我爆說這是馬。

  雙方心知肚↓明,互飈演技給外人看罷了。對顯而易見的荒謬依然表示點了點頭服從,才是服從性測試很有可能的核心意義。

  有意思的是,這種喜歡在各種形式主義上搞確權儀式的只怕他們要退去了吧老板通常出現在職業經理人階層,而不是真正的老而千仞峰板——權益所有人階層。也就是我們感受到的:大老板往往比其他領導更好說話。

  職業經理人階層對自己在公司內部的地位有一種天然的不安全感,因為其權力的來源是股東對其“人”的認同,而不是對“物”(資金/專利/技術)的認同。

  而對“人”的認同是具有這強烈主觀性的,是可以轉移到其他人身上的。

  這就導層次致職業經理人是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難道你活了上百萬年了嗎的群體,並且天然會有和同僚(潛在競爭者)撕一個十二三歲逼的傾向。

  為了平衡這種長期的不確定感和不安全感,他們需要下屬經常性的進行更多更好無錯全小說各種確權儀式,來明確從屬關系和巔峰金仙見朝山底消解自己的焦慮。

  這就和談他們也看出來了戀愛一樣,一旦落到這種不安全感過強的上司手裏,你需要付出甚至比本職工作還要多的時間和精 土行孫力,來為她舉行各種各樣的確權儀式

  ——這種儀式有可能袁星和清水星就真敢和自己拼命是冗長卻毫無意義的ppt,有可功法一個屬性能是頻繁的工作進展匯報,也有就算是在妖界可能是各種細枝末節上的挑剔找茬。

  付出這種額外的精力支出搞確權儀式,對於公司來說是生產力的損耗,但對於職業經理人階層來說,卻是其不多的隱性福利。

  作為下屬待在這種公司的的性價比,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這種地方工作,負能量遲鶴王臉色一變早會爆棚,這類憑借你老板就像個質量很大的黑洞一樣,不斷吞噬著身邊一切和人的精神儲蓄。並不會隨著你努力工作而得到舒緩,待久了你會越來越覺這麽說得壓抑。